宣酒、徽酒集团筹谋IPO 安徽支持省内酒企兼并重组

2017年03月10日 09:29 来源:证券时报

  几乎每隔几年,就会有安徽白酒企业整合的消息传出。近期,安徽省经信委关于“支持省内重点白酒企业兼并重组”的表态,再度引发资本市场对“徽酒整合”的联想。

  但多家徽酒龙头企业向记者明确表示,“没有重组省内企业的计划”。从采访的情况看,政府虽寄厚望,酒企自身的重组意愿却并不强。在多年来“只听楼梯响”的重组呼声中,安徽白酒格局已悄然变局:从“百舸争流”变成了现在的“一超多强”,市场作为“看不见的手”已让酒企分化愈发明显。

  安徽省拥有古井贡酒、口子窖、迎驾贡酒、金种子酒等酒企,白酒上市公司数量全国最多。此外,还有宣酒、徽酒集团正在筹谋IPO。

  政府多年欲整合

  近期,安徽省经信委提出,要“支持重点白酒企业的兼并重组,组建一批规模大、竞争力强的白酒企业集团”,鼓励酒企“冲进白酒行业第一方阵”。此举被认为是徽酒整合的信号,市场更传出“安徽或抱团组建大型白酒集团”的消息。

  政府出面引导的背后,是多年来安徽白酒行业竞争激烈的反映——大而不强、内耗严重。招商证券近期在安徽白酒市场深度调研中用“容量大、竞争强、档次低”来概括安徽市场。目前安徽省内有白酒生产企业近500家,省内排名前10的企业销售收入占安徽省白酒行业收入的70%以上,剩下的400多家公司分食不到80亿元的市场。

  安徽白酒产业市场竞争过度一直是当地政府心中的“顽疾”,这也是市场屡屡传出“整合说”的根本原因。早在2009年颁布的《安徽省轻工业调整和振兴规划》中,即有“整合区域内有影响力的白酒企业,组建强势企业集团”的表述。到2014年,国家统计局相关材料中仍然表示,当地白酒产业过于分散,应予以重视。

  记者从安徽省经信委了解到,此前政府曾多次为省内白酒公司并购“牵线”,但均未能成行。去年5月,古井贡酒宣布以8.2亿元收购湖北酒企黄鹤楼,换句话说,徽酒兼并重组的第一步,还是选择了跨出安徽。

  酒企冷对“并购”

  政府牵头引导,以资本市场为主导来驱动徽酒产业整合“看上去很美”。但两家徽酒上市公司高管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明确表态,“并购必须用资金换市场”,“不考虑兼并重组省内同行”。另有一位业内高管表示,除非政府出面要求公司所在地的酒企都由公司牵头整合,可以形成板块效应才考虑整合,“不会去并购某一企业”。此外,名优白酒多为“地理标志产品”,离开原产地生产往往无法保证质量。

  已上市企业表态“不感兴趣”,而未上市实力相对强的宣酒、高炉家、文王等安徽省内知名酒企,也都有自己的考量。

  宣酒集团财务总监张炳红的观点具有代表性:“公司白酒产能充足,产量可满足销售需求;白酒毛利率高,为减少运输成本进行兼并的意义也不大。”

  记者了解到,宣酒2013年~2016年销售收入均在10亿元左右,当地市场份额仅次于4家上市公司,被视为“IPO后备军”。

  由林劲峰掌舵的徽酒集团也曾明确称要在2018年实现IPO,但截至目前还未进入辅导期。

  实际上,前些年行业外资本高调进入徽酒,除了高盛、联想在口子窖和迎驾贡酒上获得不错回报外,多数案例并不理想。近期市场传出老白干酒停牌是为收购联想集团旗下文王酒业等白酒资产,双方均尚未正面回应。去年12月6日,联想集团丰联酒业将旗下4家酒企的股权集体“转移”到文王酒业,此举也被视为是做“两手准备”:假设出售不成,也可以依靠文王注册地安徽临泉国家级贫困县的优势来走IPO的道路。

  从近几年的情况看,愿意接盘徽酒企业的往往是外地酒企,或者是一些强势白酒经销商去收购上游资源,而非同行并购。在安徽其他地方名酒中,曾几易其主的沙河,去年10月被下游经销商永龙酒业收购。至于欧阳修曾赋诗“焦陂八月新酒熟,秋水鱼肥脍如玉”赞美的焦陂酒,2002年被中粮集团入主,到2015年又被出让给阜阳本土企业安徽天韵集团。

  行业变局在即

  有品牌的老字号徽酒企业状况堪忧,无品牌的小酒厂更是艰难。尽管非上市公司和行业协会都没有发布明确的数据,但证券时报记者市场调研获悉,目前规模在10亿元左右及以上的徽酒企业仅5~6家,品牌集中度大幅提高。

  在2011年,古井贡、迎驾贡、口子窖和金种子销售额分别为33亿元、29亿元、21亿元和18亿元,宣酒、皖酒、文王、明光等也在10亿元左右级规模,徽酒第一、第二方阵间差距不大。

  2016年的数据显示,徽酒品牌间、企业间的分化已经明显。古井集团2016年营收较5年前翻番,达到76亿元;迎驾贡酒2016年净利润预计同比增长25%~35%,达6.63亿元~7.16亿元;口子窖去年营收约28.6亿元。

  多位业内人士认为,金种子酒近年来的业绩下滑,也是在前几年的调整期中被区域内强势企业抢夺了市场份额。

  这是个容不得酒企犯错的时刻。“市场总量在缩减,某个品牌有1个亿的销售增长,背后可能就是其他品牌2个亿市场的消失”,合肥惠迪酒业陈传学举例称,今年春节古井大单品“年份原浆”和口子窖销售大好,但他代理的一些中低档品牌白酒和系列酒则不乐观,“文王、沙河王、明光、临水等下滑都很厉害”。

  换句话说,徽酒前三甲是在挤压式的增长中得到了发展。招商证券在2月28日的徽酒专题电话会议中表示,“消费者的品牌意识越来越强,所以在2015~2016年间安徽很多非品牌类的产品销量越来越差,龙头酒企更多是挤占了那些非品牌的杂牌酒的原有份额。”

  徽酒的分化,也正是国内白酒行业继续调整的一个缩影。白酒行业消费升级爆发时点来临,行业即将迎来巨变。

  原标题:安徽酒业重组“只听楼梯响” 政府热心企业冷对

编辑:成展鹏

中国新闻社安徽分社版权所有: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主办单位:中国新闻社安徽分社 地址:安徽合肥梅山路8号 邮编:230021
联系电话:0551-65533351  投稿信箱:anhui@chinanews.com.cn

皇冠现金网 澳门美高梅-澳门美高梅注册 888真人官网 888真人娱乐场 ag平台官网 188金宝博网站 澳门美高梅-澳门美高梅注册 澳门金沙-澳门金沙注册 明升娱乐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