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庄----黄山不能遗漏的记忆(下篇)

2017年02月28日 17:15 来源:

  五、云舫峰高老雪庄----山高僧冷热交往

  史志的记载让我们看到了雪庄的奇诡、孤清、冷傲的一面:他能被雪埋数尺而不僵;能绝粮七日而不死;能叱虎而退;能于京师终日嗜睡,与人不交一言;能于皇帝面前力请还山等等,这些富有传奇色彩的描写,实只是为了强调其孤高气节的一种附会,不无夸张成分。然现存更多的他与友人交往的资料,给我们展示了雪庄现实生活的另一面。

  雪庄初到黄山是康熙二十八年,此时《黄山志定本》已经刊行(康熙己未)。其时,他棲居太平翠螺山[31]。或因友人介绍,或许是看到了黄山志书的记载,他“散发携杖来游黄山,过阮溪,信宿即行”,首站就找到了阮溪的汪栗亭[32],如果之前没有做好功课,是不会如此目标明确的。汪士鋐曾经参与过《黄山志定本》的编修,且“生平喜交游,笃风谊,曾归汪沐日之丧,为之营葬” [33],在外界有着很好的人脉关系及口碑。他与施闰章、王士禛、宋荦、吴绮、吴菘、黄宗羲、屈大均、江注、梅清、梅庚、石涛、汪洪度、吴瞻泰等人相友善,《黄山志续集》中有大量的诗文,显示他们或一起游山,或赋诗酬答的情谊。雪庄找到了汪士鋐,也就奠定了他在黄山三十年成就的基础。

  明末清初,徽商鼎盛,汪氏家族在外经商者众。这些商人发达之后,大多回乡置田构屋,修桥补路,建祠堂、筑书院,购买山产赠作寺庙日常之资,与高僧大德交友。这样,既可以有谈禅诗画的好友,来游山时又不为生客。汪士鋐便是徽州汪氏家族的佼佼者,尤其在清初,以他为代表的徽州士绅,对黄山的护持,特别是后山的开发,贡献巨大。

  万历三十六年(1608年),僧寓安向汪公图南求“一袈裟地” [34],在丞相源建起了掷钵禅院(后易名云谷寺),掷钵禅院于明末在新安称极盛。

  雪庄应召北上时曾途经石城,寄宿“家观察松峰先生” [35]之江月楼,次年自京师返,再晤汪辉。雪庄与汪辉的结缘,汪士鋐从中所起作用不可小视。

  因有汪士鋐的引荐,雪庄居黄山期间,还结识了大批徽商士贤,他们或在经济上时时资助,或在精神上相互赞赏。吴菘、吴瞻泰、汪宏度、方望子等都与雪庄有着深厚的交情。(吴菘将雪庄山花图刻成诗笺,汪宏度将雪庄黄山图编入其《黄山领要录》。)

  慈光寺的中洲和尚与雪庄时有往来,雪庄有《喜慈光方丈过访》记之,中洲四十岁时,他写《祝慈光方丈中和尚》以贺,中洲和尚则在大雪封山时,冒险探路送粮问侯。翠微寺的雨峰和尚知其粮罄之时派人长途跋涉,送粮补给。雪庄当即赋诗 “多谢堂头送鹤粮。”此外,他与当地百姓关系融洽,当地百姓也时常给以物质及体力上的帮助。

  他虽隐居山中,但与同门师兄弟之间,感情依然甚笃,虽往来诗柬留存下来的不多,但就这仅存的数首诗柬之中,足可看出他们之间深厚的情谊。

  雪庄有个师兄叫传遐号柴村[36],他有一首《送雪庄大师之广陵》[37],或许写于雪庄初离南京去扬州之际,一个年长者对师兄弟谆谆嘱咐与关照,情真意切。二人把手相看,无语凝咽的画面呼之欲出。

旦暮倚舟堂,应念同所师。

佳话时时聆,好书共读之。

兴至发高憨,烟岚颠倒施。

同气乃相求,忽论慧与痴。

君今广陵去,惆怅春风时。

春风摇百草,日日起相思。

把臂大提上,吞声无一辞。

相见了无意,河水胡弥弥。

  还有一首,当是雪庄棲定黄山之后,此时雪庄与柴村离别已经12年。适逢有友人去扬州,雪庄便托友人捎去了对师兄的问候。此时,柴村正卧病在床,当闻知有客自黄山来,并带来师弟雪庄的音信时,柴村激动得掀被抛帎,一跃而起,仿佛病痛立马痊愈似的。

以诗代简答黄山雪庄大师 [38]

抱病卧楼头,秋阳曝阡陌。

忽尔闻来使,云是黄山客。

投枕惯然起,得书如得璧。

载咏抑载歌,烟柳垂垂碧。

上言最奇峰,嶙峋岂千百。

日入峰更佳,栖鸟鸣啧啧。

岩松怪且古,如龙斗川泽。

细看仅数寸,巨者高数尺。

幽居构其间,散发对晨夕。

我从五岭归,遂觅君形迹。

今始达真意,顿使余怀释。

一别十二稔,万事都萧索。

又聆山侣言,君首亦垂白。

刹那岁月迁,匪啻驹过隙。

念君神骨异,贞固若磐石。

悠悠生我心,不复迂筹策。

                    杖履束春风,准拟天都适。

  雪庄也有怀念师兄的一首诗,也许正是友人归来,带回师兄书信后所写。从诗中可以看出,他知道了师兄卧病在床,头发已白等情况后,情绪低落,心生感慨。由此也可见与师兄感情之笃。

得柴村法兄书

雁杳鱼沉十二年,封书忽寄海云天。

空嗟两地头俱白,读罢抛书枕石眠。

  他与另一位师兄弟传本[39]关系也很好,时有书信往来,雪庄还曾有画相送。传本有诗记录了得到书画时的情景:

壬申暮秋接雪兄大师书并黄山图有作[40]

折柬灯前一解颜,恍然令我到黄山。

松盘怪石藓苔上,峰削青天几案间。

语好尤增长别思,情真难致雨心间。

来秋莫负西华约,竹杖芙蓉再共攀。

  次年,雪庄北上京城,阻留南京时,传本也客次金陵,还偕同其他同门兄弟僧智幻、智楞等过门拜访。

  由于应诏赴京毕竟不同于一般的云游,于雪庄实在是万不得已。他的朋友当然知道他的性格,可皇命难违,只好婉转提醒。好友黄烈,在“癸酉仲冬雪庄大士徵车北上,道经濠梁志别”诗中,就劝他“逢人只话山中事”。朋友的话雪庄是记住了,到了京城,终日睡觉,即便是“山中事”也不想多说。为了解答他人的疑问,他让徒弟懔峰把山中的情况赋成诗,书于馆壁间。廪峰《随雪老人客都门,见者多问云舫境界,老人因命余赋此书馆壁间以答》

茅屋千峰里,人居图画中。

石苔鹦鹉绿,山果杜鹃红。

弄影花筛月,飞香幔过风。

倚栏无个事,吹笛供山翁。

  当然,在京城期间,雪庄也并非完全终日酣睡,与人不交一语。事实上,在京城的数月间,他还是结识了一批达官显贵,这些人或为官秉直刚正,不攀不附,或学富五车,竟为帝师。如工部侍郎阮尔询[41]、户部侍郎钱三锡[42]、翰林院侍讲、大理寺少卿孙勷[43]、庞垲[44],翰林检计刘琰[45],礼部尚书王泽弘[46],给事车万育[47]、詹事史夔[48]、光禄寺卿罗秉伦[49],大学者、黄宗羲门人仇兆鳌[50]等,他们也看中雪庄的品性,多有交往,临别时各以诗相赠,有的还保持了与雪庄的长期联系。雪庄在京城的情况和心态,从众人的送别诗中可窥豹之一斑。

  

  六、丹青笔笔是天机----诗与画的至灵至奇

  雪庄是一位诗画僧,他于诗画学颇有渊源,深悉吟诗绘画之理趣。他的师傅南庵老人[51]就是一位 “触景能诗,托风旨于音响之外”,并“以雕绘为能事”的诗画僧。他师兄弟柴村也是“诗类其师,尤善画,笔意苍润,得元四家意。”。他的另一位师兄童求[52],也擅丹青。《山阳县志》、《淮安府志》都说雪庄“诗画与童求、柴村齐名。”

  雪庄初入黄山时,适逢大雨,雨天登山,一般来说感觉是不会太好的,但此时的雪庄却依然兴致盎然,“衣裳翠湿不知冷,白云一望空漫漫。石笋云中忽有无,米家树法真糢糊。”[53]他以画家独有的审美视角鉴赏雨中黄山特有的魅力:看到的是宋代画家米元章、米元晖笔下《烟雨图》的现实版。

  居山期间,闲来无事,“修树”为乐。此时他想到的却是“元镇树瘦直,咸熙树古怪。修就各天然,道人收入画。”

  从这些诗句中可以感觉到,雪庄对中国传统绘画是有着深厚的基础的,对各家画法的特点是了然于胸的。

  居黄山三十余年,雪庄以黄山为创作素材,绘黄山,吟黄山,成为黄山画派最重要的代表人物之一。他对“黄山画派”的贡献,不仅仅在于能诗会画,更重要的是他图写黄山能得其质,诗咏黄山能传其神。

  首先是由 “写意”向写实转变。雪庄来黄山之前,从师傅南庵大依那里学习了“元四家”的写意技法。见到雨中黄山感受到的是“米家写意”。入黄山尤其是北上京师“一瓢一笠”再还黄山之后,正在编写《黄山志续集》的好友汪士鋐就急忙忙“披榛相访”,邀请雪庄“择其至灵奇者三十二峰重加图绘,锓入续志” [54]。为此,雪庄常奔走于黄山三十六峰间,踏遍黄山的峰峦涧壑,以移步换形的视角领略黄山的真面,寻找它的绝妙奇景。入微观察,细细体悟,凡峦锷、林木、泉壑、云烟皆先了然于心,而后放情挥洒,形诸笔端。他绘有百十幅《黄山图》,其中有四十三幅被汪士鈜收进了《黄山志续集》。今天我们披阅《黄山志续集》,首入眼帘的便是出自雪庄的一幅幅“黄山图”,这种对景写生似的图版,成为最早的“黄山导游图”。

雪庄*云舫左数峰

雪庄*云舫左数峰


皮篷*云舫左数峰实景

皮篷*云舫左数峰实景

  其次是作品具有其独特性。用笔多以中锋钩勒,少用皴擦,尤其善于用焦墨枯笔,通过各种“点”来表达山中一草一木,一丘一壑,准确塑造黄山山中的物象特徵,着墨精微,让人感觉到作品既富有节奏感、韵律感,又有高古简洁之气,既表现了黄山原始静穆之伟岸,意境之深幽,又展现了黄山的鬼斧神工。

舫之右数峰*夏山消暑图

舫之右数峰*夏山消暑图

  其三是作品构图大开大阖,既有全景式的大场面,如祥符寺、慈光寺、云谷、隔岸望汤池图、云舫全图等,或仰观,或俯察,用笔细腻,画面饱满,使人有身临其境之感。也有 “不完整”的特写式构图,如卧龙松,迎送松、云门等,以拟人化的笔法,赋于松、石以古、静、幽、闲的精神。观雪庄的黄山图,实可从图中看到他自我精神的写照。

  其四是山形等拟人化。这在云舫数幅作品中对山峰的命名,表现尤为明显。究其原因,或许是试图表达一种“在山中”的“山情”和“与山俱化”的生命体验形式。与其之前的渐江、石涛相比,同为出家人,同为黄山画派的巨擘,渐江用笔刚劲冷峻、少皴染,雪庄有之,石涛善“特写”,多“不完整”的构图,在墨“点”的使用上,有自己独到的见解,雪庄也运之传神。故张大千论黄山画派,言“渐江写其骨相,石涛传其性情,瞿山擅其变幻”,近见汪君治平评“渐江画为心象(风骨)黄山,石涛画为大象(无形)黄山,梅清画为幻象(仿佛)黄山,雪庄得黄山之真,为印象(写真)黄山”,亦为至论。

  雪庄绘画技艺高超,于书画鉴赏亦有独到的见解。今存歙县博物馆的黄錤[55]《黄海真形图》,“乃筠庵临明、清间诸老人画稿,备刻木,而雪庄为评定者” [56],共图五十三幅。其中,后三帧为雪庄所绘。且五十三图中有雪庄赏评题跋语者达三十七幅。兹录其后:

  一:城楼西北望黄山全图

  雪庄评云:峦头皴法俱本改正,惟郡城望黄山乃正面也,故于云际写其大略而已。

  二:圣泉峰,筠庵自作

  雪庄评云:第二道水太高了二三分,似另外从山后流出,宜落下些,即是一个源头也,衲仿一幅听采用。

  三:掷钵峰,筠庵自作
雪庄评云:真掷钵峰形横阔,此图瘦得妙,又妙在却是掷钵峰,算他峰不得。

  四:祥符寺,筠庵自作

  雪庄评云:此幅可用,稳当受看,桥妙、路妙、山根妙。

  五、朱砂峰,上注“雪庄大师本”

  雪庄云:上红点处增云数笔、树一株,不识当否?

  六、逍遥溪,渐江师本

  雪庄云:刻出好看

  七、石门潭,筠庵自作

  雪庄云:雄壮妙绝,非真知山水人不得写出。伏极,朱点处连皴带染难刻,要破笔沙沙的分轻重,方是印出面目。

  八、洗药溪,渐江师本

  雪庄云:石头立得稳,章法又称,笔笔可师,真名笔也。

  九、水帘洞,筠庵自作

  雪庄评云:想头变化妙极,真能补天地所不能,好过真景多矣。但洞右边有一缺,有泄水之道,衲改数笔。又下边补云数笔,以称章法,又补虚点作树影。

  十、云舫,筠庵自作

  雪庄评云:落笔取舍得妙,真佳处,领其要,有此一图,云舫从今名重矣。伏极伏极!衲又添一《云舫全图》,乞收入图中,景好不妨重出。此衲与先生千古一遇,何幸何幸!

  十一、鸣弦泉,萧尺木本

  雪庄评云:妙绝,真老手!但藤刻出,恐杂乱皴法,改作双钩可也。

  十二、师子林,渐江师本

  雪庄评云:易刻,好过真师子林。真师子林不能有此雅屋,亦不能有此好基址。衲增师头边一小笔。

  十三、老人峰,渐江师本

  雪庄评云:此幅妙过尺木,红点一小直笔删去,更有余不尽。衲做一幅,听采用。

  十四、扰龙松,渐江师本

  雪庄评云:朱点处添云二三笔,以称章法。

  十五、飞来石,渐江师本

  雪庄评云:“此石太求奇,似立不稳,朱点处添两笔,方觉不倒有力。

  十六、始信峰,渐江师本

  雪庄评云:好过真景,妙了。

  十七、卧龙松,渐江师本

  雪庄评云:此幅真,过萧,可用。

  十八、文殊院,渐江师本

  雪庄评云:此幅好过真境,想必从别山望见玉屏,若登文殊院,则不甚似。红点处,衲添象鼻石,似必不可少。

  十九、铁线潭,筠庵自作

  雪庄评云:妙绝,一幅中堂大画,山妙、树妙、云更奇妙。一片风声水声,似有龙出入其间,谁人面得出?真铁线潭,何能有此图妙?真妙绝也。

  二十、喝石居,渐江师本

  雪庄评云:好极,写得出,平日所见渐江大小画幅,还觉得人人易到,今见此本,伏极矣。

  二十一、西海门,渐江师本

  雪庄评云:此图可用,衲添海云三笔,似还可。

  二十二、仙桥,渐江师本

  雪庄评云:大观,妙绝。

  二十三、破石松
雪庄评云:好到极处,雄壮有力,真黄山,真黄山!

  二十四、油潭,渐江师本
雪庄评云:妙图可用。如此人最难画,要画出易,要成画难,非老手不敢下笔也。
二十五:百步云梯
雪庄评云:“此图似从鳌鱼洞下望云梯,似极,真极。衲添松一株,似顾盼云梯边松,又增远海云数笔,以取四面有云,有不尽之意。

  二十六、天都峰,筠庵自作

  雪庄评云:瘦得妙,衲略助云数笔。

  二十七、仙人榜,渐江师本

  雪庄评云:妙图。

  二十八、莲花峰,上注:此系参渐师、萧公、郑公三图而合为之者,乞酌定。

  雪庄评云:好过真莲花峰,无说。

  二十九、洋湖,筠庵自作

  雪庄评云:此种最难画,却被先生画出。衲添松两株,以助树之神气。添虚皴虚点数笔,以代染法。此衲之愚见,可用则用之,如不可,不妨删去。

  三十、鳌鱼洞,上注:雪大师本

  雪庄评云:此幅取舍得妙。衲原本如砂,先生竟向沙中淘出真金也。衲疑先生必有仙术点化之妙,不然,何能到此?

  三十一、指月庵

  雪庄评云:此今人所称炼丹台,而不知即昔之指月庵也。

  三十二、月塔,萧尺木本

  雪庄评云:此幅是真光明顶。可刻。前幅《光明顶》竟不必用。妙在上面空纸皆是画。

  三十三、石门峰,梅渊公本

  雪庄评云:妙,妙,好章法!但云欠浑化,宜略加数笔,始见云浪摇动。如不可,不妨删去。

  三十四、平天矼,筠庵自作

  雪庄评云:此平天矼极似,再奇由不似也。且成得一幅好画,不必疑。衲错添远处三峰,觉不合画,仍欲去之。

  三十五、云门峰,筠庵自作

  雪庄评云:似米虎儿,妙,妙!

  三十六、九叠泉,渐江师本

  雪庄评云:下边鼠迹点,住笔太齐。衲为添树头两枝,并数个双勾树叶。如不可,删去不妨。

  三十七、散花坞,筠庵自作

  雪庄评云:衬山横皴,住笔太齐。朱点之下,宜疏疏添几笔,以当染气。

  从上述评跋中可以看出,雪庄对每一图的优点和不足都做了详细、精到的点评。既简洁精辟,又趣味横生。体现了雪庄扎根黄山,潜心体味黄山真景,以不同的风格来描绘黄山神妙绝伦的境象,给后人提供了珍贵的绘画赏评素材,影响深远。

  雪庄不但绘制 “黄山图百幅,悉得山灵真面”,而且“间辑山中所产异花,得一百六种,命之以名且系之以诗,一一傅染其色态”。这就是对后世产生过重大影响的《黄山山花图册》。

  关于《黄山山花图册》,或言一百六种,或言一百二十种,说法不一。

  许承尧《歙事闲谭》卷八《雪庄上人》记有“曾睹黄凤六临雪庄黄山卉图有七十二种。”

  根据程庭《若庵集*春帆纪程》所载,言雪庄“间辑山中所产异花,得一百六种,命之以名,且系以诗,一一傅染其色态。余按图册而求之,始知适途中所採有所谓宝纲、醉仙、缨络、山海棠、山金樱等名目,仍有十余种雪师亦复不知,盖彼百六种数内,专取色香兼备者,否则仍不採入,是足徵奇花异草之多品矣”。

  程梦星也有《题雪庄山花图(凡一百六种,皆人间所无)》[57] “采葺多至百六种。其数犹恨阳九穷”。 

  此二人都是雪庄挚友,亲阅过雪庄的《黄山山花图》,或为雪庄最晚年本,当为不虚。

  歙人吴菘[58]见其所绘山花精美,择其三十五幅制为彩笺,命以名,编为《卉笺》。《黄山志定本》重版时将其收录其中。后有吴菘尾记:

  南唐徐熙善画花卉,多游园圃以求情状,虽蔬菜根茎皆取入图,笔饶生意。梅尧臣题其夹笔桃花图有曰:竹真似竹桃似桃,不待春生尝在目。此犹凡卉耳。惜不取黄山花令熙见之。黄山奇葩异卉迥绝寰区,不能移植山外。楚州僧传悟居黄山皮篷,时携纸笔于幽崖邃壑间,貌形写照,娱人心目。菘因为谱之,题曰“卉笺”,殆稽含之草木状,郑虔之本草记所未尝载者,聊附山史之末云耳,虬涘吴菘笺。

  成帙之后,吴菘将其寄给好友宋荦[59],戊寅(1698年)七夕,宋氏见之,各为赋诗计二十首。并由徽州制墨名家汪节庵将其制成套墨。许承尧《歙事闲谭》有《宋牧仲黄海山花墨》[60]一则,记为“《前尘梦影录》[61]云:宋牧仲自制黄海山花墨,扁方形。约有二十余种。余曾得四五挺,画面折枝山花。背题所咏《漫堂诗集》中咏山花诗五绝二十首,皆载山中土俗之名,不见于《群芳谱》”许氏认为“此即《黄山异卉图》也”。2015年厦门华辰拍卖有限公司春拍时曾上拍一套《黄海群芳图》墨(见附图),此墨一套二十锭。形制不一,大小各异,多为长条形,有圆角,有圭形。每锭墨正面为折枝山花图案,上题花名,背面相应花名各题五言绝句一首,诗后分署宋荦、漫堂及漫堂宋荦款,后有填金小印。首锭诗前并有小序,末锭左侧署“古歙汪节庵谨制,正与之相合。由上所述,一本由雪庄绘图、与吴菘商议命名、并由吴氏制笺,宋荦题诗的“科普”著作臻于完成,成为黄山艺术史上一大雅事。这部“把文学和艺术紧密结合”,诗情画意,相得益彰的“艺术杰作,不但是祖国锦绣河山的缩影,而且对研究黄山地区的野生植物,也具有一定的参考价值”。 [62]

宋荦《黄海群芳图》墨(网络截图)

宋荦《黄海群芳图》墨(网络截图)

  后歙人张潮[63]见此书,甚为喜爱,重新刻版,并更其名作《笺卉》,前后各加了序辞和跋语:

  国朝吴菘字绮园,歙县人。黄山僧雪花(雪庄误)尝以黄山所产诸卉绘为图,宋荦为题句,菘因各为作笺凡三十六条。[64]

  笺卉题辞

  吾邑黄山初无寸土,松柏皆生石上,余以为草本之花必皆其所不产者也。及读宋中丞沧浪亭诗中有题黄山雪庄上人山花图五言断句二十首,又云寄自吴子绮园。予始知黄山中又有异卉奇葩如此之富。皆他山之所不产,举世所未经覩者,予深以未得一见为憾。未几绮园以此帙贻予,较之中丞之咏尚溢其八,予又不知雪庄之所图与绮园之所笺遂足以尽黄山之所有乎?抑或有所未足乎?其种种嘉名见之楚州雪庄,师居皮篷寝食芳葩,时携纸笔于幽崖远壑间,貌形写照,务得其神,余因为谱之命曰笺卉,殆稽含之《草木状》郑虔之《本草记》所未尝载者也。(张潮,编者注)

  跋

  予尝谓草本之花胜于木本,木本者大抵在人意想之中,草本者往往出乎意想之外。黄山诸卉,予虽未见,然观绮园之所笺,诚有足令人爱玩而不忍恝置者也。心斋张潮。

  可见张潮所见者,又在宋氏题诗之后。《笺卉》的成书,凝聚了多人的心血与智慧,堪称黄山第一部植物志,其中一些命名和描述相当准确与科学。现代商务印书馆《植物学大辞典》曾引用其中的不少描述。对今天旅游与植物学研究也有一定的参考价值。

  雪庄的《黄海山花图》册今不可见,但我们从徐慧[65]临本,可见其大概。

 雪庄《黄山木莲》  
雪庄《黄山木莲》

 
 
徐慧临雪庄《山腊梅》

徐慧临雪庄《腊梅图》

  雪庄能诗善画,虽然画作留传下来的不多,但他所写的诗,今天所能见到的依然不少。歙人许承尧《歙事闲谭》与《笔啸轩书画录》收录了雪庄各类题诗数十首。

  从这些诗作来看,大致可以分为纪游写景、题画、和酬唱三类。且大都以记载、描绘黄山景致为主。于写景中抒发内心感触,于闲适中追求自然真放,于抒情中表现深邃而微妙的禅理。

  自古皆言黄山名峰三十六,皮篷周围诸峰,很少有人提及。或许是人迹罕至,尚无人命名。雪庄居皮篷三十余年,与诸峰朝夕相对,或策杖斜晖,登眺孤吟;或推窗览月,卧游领趣;一一为各峰命名,成《云舫杂景诗》二十首。从他为这些山峰命名来看,以人物鸟兽肖形为主,特别以佛教人物为多。如“看松罗汉”、“面壁头佗”、“空生宴坐”、“慈云大士”、 “伽蓝帝君”、“听泉僧”、“石僧指路”、“罗汉绕塔”等,到处都是佛性的显现,所以,他的题诗也充满了佛趣与禅机。

  如写云舫主峰之右石屏上多古松翠柏、杂树野花,灿如锦屏,峰上一石,上顶华冠,垂缨珞,借薄雾轻烟,披发俯视,若慈云大士现身。因题《慈云大士》:“现身长救苦,能以耳根闻。天上及天下,谁不仰慈云”。又如云舫当面金炉峰顶上,一石如僧,露顶侧坐,似听远树泉声。因题《听泉僧》:“老僧披水田,呼他总不应。真性触泉声,日坐松荫听”。表面是写景,实是他自身的写照。他有一首有名的《雪夜听泉歌》,:

人夸黄海峰峦奇,更有水声人不知。

怪石古松形已定,水声变幻神魂迷。

冻云欲雪春冬夜,竟能万状生惊疑。

侧耳披衾趺坐起,恍闻天乐声渐迩。

     君不见,伯牙学琴方子春,独得移琴海岛里。

须臾鹤巢声杂陈,一十五国乡语真。

老少乡语难悉数,哭者笑者携儿女。

听久凄凉心转悲,琴瑟箫管笙簧聚。

                远峰梵呗百千僧,海螺鱼磬铙钹捶钟鼓。

                近壑宛有炼师浮丘翁,偃月炉中捉龙虎。

又似仙客容成子,相逢黄帝谈悬圃。

石崖下听读书声,定有高隐来高吟。

     又似肩舆车马过桥嫌路狹,人夫拥挤相喧争。

       随后又听乡邨山县赛社会,铜锣无数大小参差呜。

  从泉声中他听到了人世间各种声音,有欢乐,有悲伤,有痛苦。这与他有几首在“辞旧新迎”这一特定时点所写的诗,如“除夕”、 “ 癸酉元日” 、“ 壬申元旦怀栗亭先生二首”等,所表达的内心感受是相通的,让人读来有些许的孤寂与悲凉。实际上虽为出家人,尘心未所绝。他是以听泉来潜心修行,将自己的思想感情融化在黄山山水草木之中,心随物化,随处皆佛性,触目尽菩提。

  闲暇时雪庄还喜欢在松风明月中抚琴弄笛,或煮菜、或看雪、或种梅、或采野笋,怡然自得。他的诗也多用白描,语言通俗,自然真切,率意天真,禅趣盎然。他虽自谦说自己“无修无证”,自称逢人“懒说禅”。但这种“逍遥物外忘机处,彻夜松根月下禅”正是雪庄无时无处不禅修的真实写照。

  虽然雪庄的名气不及渐江、石涛,但他在黄山画派中的地位,毫无疑问可与之相伯仲,在黄山的保护、发展方面所做贡献尤其值得赞赏。(完)

 

 《附注》

 

  [1]、程梦星(1678—1747),清诗人。字澳门星际-澳门星际注册 ,或午桥,号洴江,又号茗柯、澳门星际娱乐场正网 、杏溪,安徽歙县人。康熙五十一年(1712)进士,选澳门新濠天地娱乐场正网 。后以母丧归,不复出。居扬州篠园,与一时名流以诗酒相往还。著有《今有堂诗集》、《茗柯词》等。

  [2]、程庭,字且硕,号若庵,祖籍新安歙县岑山渡人。自其祖父移居维扬(今扬州)。撰有《若庵集》六卷。

  [3]、程庭《若庵集*春帆纪程》,北师大图书馆编《稀见清人别集丛刊》第八册《若庵集》。

  [4]、汪世清《雪庄的〈黄海云舫图〉》

  [5]、方学成,生于1682年(据王之绩《留町别集原序》----载《松华堂合集*梅川文衍》推知),卒于1795,字武工,号松台, 澳门新濠天地-澳门新濠天地娱乐场平台 华坦人。长于诗、古文。著有《四书纲目》、《读书发微》、《学古斋偶录》、《松华馆合集》等。

  [6]、蒋志琴《关于雪庄的三个问题:生卒、出家以及绘画思想》

  [7]赵青藜,字然乙,安徽泾县人。乾隆元年(1736年)进士,改翰林院庶吉士,著有《漱芳居文集》十六卷,诗集三十二卷,《读左管窥》二卷等。

  [8]《黄山志续集》卷六

  [9]、《黄山志续集*云舫记》

  [10]、龙池雨公,即雨峰禅师,名超纲,湖南嘉禾人,嗣东塔晦岩熹和尚,系龙池万翁之孙。康熙二十一年(1682)壬戍赴黄山慈光寺请主方丈至戊辰,后应仙源绅士之请,延居翠微寺主持,并修编黄山《翠微寺志》行世。

  [11]、丁公,丁庭楗,字骏公,山西安邑进士,康熙三十三年(1694)知徽州。

  [12]、《黄山志续集》雪庄《辛未春由云舫过平天矼登天都峰放歌寄阮溪汪栗亭居士》

  [13]、《黄山志续集》雪庄《和吴子云逸原韵》

  [14]、《黄山志续集》雪庄《题画别少司寇丁公》

  [15]、《黄山志续集》雪庄《甲戍秋由都门还黄山云舫柬谢汪松峰先生》

  [16]、《黄山志续集*云舫记》

  [17]、《黄山志续集》卷五

  [18]、《黄山志续集》卷五

  [19]、程庭《若庵集*春帆纪程》

  [20]、《歙事闲潭》卷之十九《石蹊雪庄黄山诗》。

  [21]、《黄山志续集》丁迁楗《重赎云谷一钵禅院香灯田碑》

  [22]、《黄山志续集》汪士鋐《重兴一钵禅院记》

  [23]、吴启鹏,字云逸(或云叶),江南歙县人。邓汉仪《诗观》三集第九卷,选其诗并有介。

  [24]、吴启元,字青霞,自号三十六峰老农,休宁人。少孤贫,及长遍游秦蜀吴越,交名士,性狷介,人以气节重之。有《秀濯堂诗》。《道光 徽州府志*卷十二人物志》。

  [25]、见《笔啸轩书画录》,《中国书画全书》卷十四

  [26]、《黄山志续集》卷七

  [27]、郭因《“好毬传”与天都峰》,载其《山高水阔》第三册

  [28]《黄山志续集》卷七

  [29]、《黄山志续集》卷五

  [30]、汪洪度《黄山领要录*祥符寺》。汪洪度,字于鼎,号息庐,安徽歙县人,寓江苏扬州。工诗古文词及书,所作山水平淡简古,颇近渐江。晚年归卧黄山,著息庐诗、黄山领要录等。

  [31]、翠螺山,旧属太平府当涂县,今属马鞍山。

  [32]、汪士鋐,原名徵,字扶晨,一字栗亭,潜口人,工诗古文辞。康熙中召对行在,躬荷宸赏。著有《四顾山房集》、《榖玉堂诗》(清*乾隆《歙县志》卷十四*人物*诗林)

  [33]、清*道光《歙县志》卷十*人物*士林

  [34]、《黄山志续集*重兴一钵禅院记》

  [35]、汪 辉 字松峰,官至观察。清康熙三十二年(1693)游黄山,次年送雪庄和尚归黄山云舫,为掷钵禅院出资赎田、重修法华楼、藏经阁及观九龙瀑的如意亭、天绅亭等。

  [36]、释传遐,字介旭,号柴村。为湖心寺“中兴祖师,南庵老人之名弟子。工诗善画,卓尔不群。后归隐终老于金陵西华山之响铃庵”。 (清代诗文汇编26《柴村诗集》序),《中国佛教人名大辞典》亦有载。

  [37]、清代诗文集汇编26《柴村诗集》卷之二

  [38]、代诗诗文集汇编26《柴村诗集》卷之四

  [39]、传本,字天根,盐城周氏,年十六诣淮安檀度南庵依薙染。见《中国佛教人名大辞典》。另据《钵池山志》记载:康熙南巡,临幸觉津,天根传本禅师承恩召对,皇上大悦,赐额赐联赐扇,且伴驾各寺,可见当时威望之高。

  [40] 、见《黄山志续集》卷七

  [41] 、阮尔询,生卒年不详。字于岳,士鹏。康熙四十五年(1706)丙戌进士,由庶常改御史,有直声,累官工部左侍郎,著有《南纪堂诗集》、《问庾楼集》等。(嘉庆《宁国府志*卷26人物志。名臣》)

  [42] 、钱三锡,字宸安,康熙十五年进士。擢江西道监察御史巡视东西城,掌江南浙江道事,累陞太常少卿,户部右侍郎。(民国《太仓府志》卷二十*人物)

  [43]、孙勷(1657~1740),字子未,号莪山,山东德州人。勷公少负异才,勤奋好学、熟读经史、旁涉百家。康熙二十四年进士,入翰林院,授庶吉士,散馆授检讨以文章优美而闻名天下,荣任乾隆蒙师。勷公为官清廉,蔑视权贵,亢直敢言。于后学则奖掖后进,礼遇时贤,深受朝廷称赞。

  [44]、庞垲,字霁公,号雪崖。任丘庞家营村人。康熙十八年(1679)以博学鸿儒召试,列二等,授翰林院检讨,参与《明史》纂修。著有《丛碧山房文集》、《丛碧山房诗集》等。

  [45]、刘琰(1651~1712),字公琬,号介庵。今山东阳谷人。康熙辛末(1693)科进士,授翰林院庶吉士,后为翰林院检讨。并为皇太子讲授经史,颇得康熙帝赏识。有“铁面冰心”之誉。辞官回乡之际,竟身无长物,囊空如洗。继任者钦其人品高洁,自捐银三百两供其作归乡盘缠。散存遗诗数百首亦由后人结集付梓。

  [46]、王泽弘,字涓来,湖北黄冈(今黄州)人。顺治乙未进士,官至礼部右侍郎、礼部尚书兼翰林院大学士。工诗,喜与名士游。有《鹤岭山人诗集》。

  [47]、车万育(1632-1705),字双亭,一字与三,号鹤田,又号敏州、云雀,邵阳县人。康熙三年甲辰(1664年)进士,选庶吉士,散馆改户部给事中(谏官),转兵科掌印给事中。其性刚直,声震天下,至性纯笃,学问赅博,善书法。著有《声律启蒙》、《怀园集唐诗》、《萤照堂明代法书石刻》、《历代君臣交儆录》等。

  [48]、史夔(1661~1713)字胄司,号耕岩,江苏溧阳人清朝诗人。康熙二十一年(1682)进士,选庶吉士,授编修,康熙四十九年(1710)受命为《新葡京-新葡京娱乐 》纂修官。夔始出王士祯之门, 澳门银河-澳门银河网址 大制作多出其手。兼工书法,尤长于诗。有《扶胥集》、《佩壶集》等。

  [49]、罗秉伦,字振彝,南京人。清康熙癸丑进士,任河南道御史,升通政司左通湛州。

  [50]、仇兆鳌,字沧柱,号章溪老叟。康熙二十四年进士,官至吏部右侍郎。黄宗羲的得意弟子,为“浙东学派”代表人物。在文学、史学上均有造诣。曾参与编修《大清一统志》等书,尤以《杜诗详注》最为著名。

  [51]、释大依,字南安,闽人。初卓锡金陵摄山之棲霞寺,后来山阳住湖心寺之倚舟堂,复居清江之檀度寺。鉼钵所至,士夫莫不愿从之游,不妄作拈鎚竖拂艺语,兴会所至,触景吟诗,托风旨于音响之外,直当与镡津石门诸老并传。所著集甚夥,皆刻以行世。(清*乾隆《淮安府志》卷二十二*方外)

  [52]、释传昱 (1638—1686) ,字童求,号响雪。金陵(江苏南京)张氏。年二十三祝发。阅《杖人录》有省。归参栖霞南庵弘依禅师得法。初开法建州梦笔。

  [53]、雪庄《进黄山》(《黄山志续集》卷七)

  [54]、《黄山志续集》汪士鋐自序

  [55]、黄錤,清初画家,号十亩山人,玄芜居士,安徽歙县人,工山水,画石尤有名。

  [56]、许承尧《歙事闲谭》卷十五(雪庄评《黄海真形图》)

  [57]、程梦星《今有堂集*香溪集》

  [58]、吴菘,字绮园,歙县莘墟人。以举人授中书。善诗歌。著有《白岳》、《四明》、《匡庐》、《御览》、《笺卉》等。

  [59]、宋荦 (1634年~1714年),字牧仲,号漫堂、西陂、绵津山人,晚号西陂老人、西陂放鸭翁。澳门星际赌场正网 人。官至吏部尚书、太子少师。诗人、画家、鉴赏家。著有《漫堂墨品》、《绵津山人诗集》、《西陂类稿》等。

  [60]、许承尧《歙事闲谭》卷二十一。

  [61]、《前尘梦影录》,清徐康著。徐康,

  [62]、史树青《雪庄〈黄海山花图记〉》(《学林漫录》第二辑,中华书局出版,1981年3月第一版

  [63]、张潮,生卒年不详,字山来,号澳门星际-澳门星际平台 居士,歙县人。著有《虞初新志》等。

  [64]、四库全书存目*子部*谱录类所载吴菘《笺卉》记为三十五条。见台湾《丛书集成续编》(丰文出版社)第八十三册(《世楷堂藏版》)《笺卉》。

  [65]、徐慧,字聪佑,号聪湖。湖南长沙人。早年曾师从金城、陈师曾、萧俊贤。时推仿宋人花卉第一人,白石老人尝称其“工笔至此,可谓秀色可餐。”曾为湖社画会成员、北京画院画师、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擅画花鸟。

  参考书目

  1、《黄山志续集》

  2、康熙《黄山志定本》

  3、清*弘眉《黄山志》

  4、民国《歙县志》

  5、清*乾隆《歙县志》

  6、清*道光《歙县志》

  7、清《翠微寺志》

  8、清*道光《徽州府志》

  9、清*康熙《徽州府志》

  10、清*光绪《淮安府志》

  11、清*乾隆《淮安府志》

  12、清*同治重修《山阳县志》

  13、清*乾隆《太平府志》

  14、清*嘉庆《淮关统志》

  15、民国《当涂县志》

  16、光绪《婺源县志》

  17、许承尧《歙事闲谭》

  18、丛书《学林漫录》

  19、民国丛书《释氏疑年录》

  20、清代诗文集汇编*赵青藜《潄芳居诗钞》、《漱芳居文钞》

  21、清代诗文集汇编*柴村《柴村文集》

  22、清代诗文集汇编*程瑞祊《槐江诗钞》

  23、清代诗文集汇编*宋荦《西陂类稿》《绵津山人诗集》

  24、清代诗文集汇编*杜诏《云川阁集》

  25、清代诗文集汇编*庞垲《丛碧山房诗集》

  26、汪世清《黄山艺苑诗选》(合肥学院学报刊载)

  27、程梦星《今有堂诗集》

  28、《明清稀见史籍叙录*休宁程氏宗谱》

  29、《稀见清人别集丛刊*程庭〈若庵集〉》

  30、《禅宗全书*五灯会元》

  31、华东师范大学图书馆藏稀见丛书汇刊

  32、《中国历代人名大辞典》

  33、《丛书集成续编*黟山纪游》

  34、《丛书集成续编*〈黄山图经〉、〈黄山志定本〉、〈黄山志续集〉》

  35、《丛书集成续编083*笺卉》

  36、《丛书集成续编094*黄山松石谱》

  37、《四库禁毁书丛刊史部073*黄山导》

  38、《中国书画全书卷14*笔啸轩书画录》

  39、《中国书画全书卷7*十百斋书画录》

  40、《四库禁毁书丛刊集部*诗观》

  41、《中国佛教人名大辞典》

  42、清*嘉庆《宁国府志》

  43、《钵池山志》

  44、民国*《太仓府志》

  45、曹文埴《黄山纪游诗》

  46、许承尧《疑庵诗》

  47、《程梦星年谱》

  48、《黄宾虹文集》

  49、《晚晴簃诗汇》

  50、方学成《松华堂集》

  51、汪洪度《黄山领要录》

  53、《中国人名大辞典》

  54、蒋志琴《〈黄山图经〉对雪庄的影响》

  55、蒋志琴《关于雪庄的三个问题:生卒、出家以及绘画思想》

  56、张一民《淮安籍诗画僧雪庄》

  57、郭因《“好毬传”与天都峰》

 


   
   关德军,1963年生。黄山书画院秘书长,安徽省美协会员,安徽省摄影家协会员。曾参与黄山《世界文化与自然遗产》蓝皮书和《黄山保护与管理实践》、《黄山是吾师》等书的编撰以及《神奇黄山》、《黄山四季》、《黄海大观》、《黄山世纪风》、《中国画里的乡村—西递》等系列影视风光片的摄制、编导等。

 

 

 

编辑:成展鹏

中国新闻社安徽分社版权所有: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主办单位:中国新闻社安徽分社 地址:安徽合肥梅山路8号 邮编:230021
联系电话:0551-65533351  投稿信箱:anhui@chinanews.com.cn

澳门永利-澳门永利开户 澳门永利娱乐场正网 澳门新濠天地-澳门新濠天地娱乐场平台 澳门永利-澳门永利平台 澳门银河-澳门银河平台 澳门银河正网 澳门星际娱乐场手机版 澳门永利娱乐场正网 澳门永利-澳门永利娱乐场平台